您当前的位置 : 七台河新闻网 > 女性频道 > 常识
 

做动画收入低,难回本?白玉兰评委王雷揭秘动画行业

稿源:人民网 2020/09/27 编辑:李妹崇
 

  动画片是给孩子看的吗?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“动画电影的创新叙事与情感表达”论坛上,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彼特·道格特曾说,儿子的呱呱坠地让他开始关注“心灵”,才有了后来创作的动画电影《心灵奇旅》。

  白玉兰奖动画片评委、中国知名动画人王雷做学龄前动画剧集《毛毛镇》的契机,同样是因为儿子的出生。“我想做一部给他这一代孩子看的动画,并且希望能让父母和孩子一起看。”

  本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10部入围动画作品中,既有来自法国、英国、美国、日本等国的新近爆款,又不乏当下原创国漫的头部IP,它们的手法多元、风格多样,受众年龄跨度也很大。

  “入围作品中差不多一半是网络动画,针对儿童和成年人的动画平分秋色。”王雷认为,这些作品体现出动画行业的新变化,见证着动画这种艺术门类的“破圈”之旅。

  不管大人小孩,最重要的是故事

  “让人耳目一新。”王雷称赞这次入围白玉兰奖的动画片。打开片单,有改编自同名漫画的热门日漫《鬼灭之刃》,有陪伴许多80后成长的经典IP新作《巴巴爸爸之欢乐一家亲》,有中国原创国漫成功“出海”的扛鼎之作《伍六七之最强发型师》,以及当下孩子们最爱的“网红”《大魔术师赛迪》《咻咻的奇幻之旅》。不管最终奖项花落谁家,这些动画精品带给观众的欢乐和想象,深深烙印在一代人的情感记忆中。

  本届白玉兰首次将网剧纳入评奖范围,动画作品同样如此。在王雷看来,放宽播放渠道限制,对于动画而言意义更大。“电视台的经营模式更多针对以儿童观众为主的动画,很难看到成人向的作品。今年差不多一半作品来自网络,体现出动画行业传播媒介的变化。这也使得今年入围动画作品风格多元,整体上非常多彩。”

  今年入围作品还体现出二维和三维动画合流的趋势。王雷很喜欢《咻咻的奇幻之旅》,这部作品将二维和三维做了很好的融合。在题材上,出现了《冰海战记》这样基于维京民族文化历史再创造的“另类”严肃日漫,可见当下动画选题的广泛多元。

  不过,不管是做什么题材、什么形式,王雷最看重的还是故事。 “动画片要思考怎么把故事讲好。”比如《咻咻的奇幻之旅》讲了一个小猫头鹰的温暖故事,富有诗意,全片几乎没有台词,很适合儿童观看,也适合成人观众。

  《咻咻的奇幻之旅》是一部学龄前动画,这种“老少咸宜”的讲故事能力让人想起在中国风靡许久的《小猪佩奇》。王雷做过的学龄前动画《毛毛镇》,同样深受孩子们喜爱。学龄前动画打开市场有何秘诀?王雷表示,俄罗斯儿童文学家朱可夫斯基的一段话对自己影响很深:“我们不能小看儿童,如果把成年人丢到陌生星球,可能要花五六年时间去理解和掌握这个星球的语言和行为规范,但儿童是很聪明的,他们的智力和学习能力超乎我们的想象。所以,我们为儿童写故事时不能俯视他们,而是要平视,像朋友一样去沟通,我们拥有的只是时间的优势,而不是人格和智力的优势。”

  做《毛毛镇》时,王雷始终以“低姿态”和观众沟通。他在作品中还使用了《牛仔很忙》《听妈妈的话》等大量周杰伦的音乐,吸引孩子们的父母一同观看,产生共鸣。“做儿童动画,一定要蹲下来。”

  《熊出没》从费里尼手里抢观众,奇怪吗

  当下,国内也出现了所谓的“成人动画”,继首部自分级动画《大护法》后,近期上映的《妙先生》也提示13岁以上观众“解锁”。导演李凌霄回应称,片中通过设置“杀好人,救坏人”的极端情境,戏剧化呈现了残酷的“人性实验”。对此,13岁以上观众有更多生活经验去理解思考。不过,《大护法》《妙先生》的口碑、票房并不如人意,这是否意味着成人动画在国内的市场前景远不如儿童动画?

  “接受度不高是作品本身的问题,当下中国动画片成人观众越来越多,尤其是以90后为主力,他们看动画的时间超过电视剧。观众早就就位了,要看有没有好的内容提供。”王雷谈到,去年,亚马逊出了一部网络动画剧集《Undone》(中译:未了之事 ),这是一部高分成人动画,它像一部真人影视剧一样探讨记忆和人生感受,需要有一定生活阅历才可以欣赏,对于当下的中国成人动画也有不少启发。

  上海国际电影节上,一篇拿费里尼的《八部半》去换《熊出没》电影票的网络帖子让许多人大跌眼镜。这种微妙的魔幻现实主义感,似乎让人看到了动画片与真人电影“抢观众”的实力,以及动画的观众群体所在。“当下中国的动画观众群体以亲子和年轻人为主,但我觉得还不够,这两个群体外,国外动画观众还有许多其他人群,会和电视剧、电影人群有更复杂的重叠。”不过,他并不赞同改变“动画片给孩子看”的理念,中国动画才能真正崛起的说法。“严格意义上来讲,动画不是一个片种,很难界定观众在哪里。”

  在他看来,儿童观众和成人观众不是非此即彼,在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等动画产业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,尽管有不同的侧重,但动画是面向全年龄的产品。“我们需要《多啦A梦》,也需要《爱死机器人》,动画需要针对不同年龄段细分市场。动画也是讲故事,无论是小说、电影、电视剧、动画,都来自于人消费故事的精神需求,从未来趋势看,中国动画的潜在市场会越来越大,未来的竞争可能不是来自真人实拍影像,而更多是和短视频以及以叙事为主的游戏来抢市场,但不妨碍一些跨界交叉发展。”

  《熊出没》能“抢”过费里尼,放在全球来看也许并不奇怪。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的格局已经演变为迪士尼独占半壁江山,而迪士尼正是从动画起家。“当下年轻人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可能比电视剧要长,动画虚拟影像的基础和游戏是相通的,使用的软件也和游戏接近,未来动画可能会和游戏、VR有许多交叉合流,我对动画的前景非常看好。”

  “回本”不能只靠发行,要注重衍生环节

  近年来,《一人之下》《刺客伍六七》等国漫作品破圈突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创造票房神话后,今年又有多部国漫电影上映或定档,不禁再度引人发问——国漫春天要来了吗?

  “这取决于我们怎么定义春天”,王雷说,“和我刚开始学动画和进入行业时相比,现在已经是春天了,甚至快到夏天了。”他回忆,2005年、2006年时,全国动画制作机构屈指可数,人们提起国漫往往冠以粗制滥造等负面之词,甚至不屑一顾。

  当下,中国动画已经取得长足发展和进步,但王雷也坦言,国漫在奔向春天的道路上,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——盈利和回收模式。“在国外,不管是儿童动画还是成年动画,几乎没有只靠发行来赚钱的。最典型的如迪士尼,它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主题公园和衍生产品,上下游产业链条贯通,形成了一个相当良性的机制,能够持续从内容出发,用五年、十年完成成本回收。”当下,中国也有一些较为成功的探索案例,比如“熊出没”有了自己的主题公园,奥飞的玩具做得非常出色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同样在授权衍生上有不错的市场拓展。在王雷看来,这些都是很好的方向,需要行业内学习。“大家之所以觉得生存艰难,因为很多同行把动画产业理解得过度简单化,好像埋头做完片子,用高过成本的价格卖掉就可以了。在动画产业良性运转的国家,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营收模式,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,我们应该注重动画的下游衍生环节,打通后面的渠道。”

  《妙先生》导演李凌霄曾就“动画从业者月薪”问题坦诚回应,“不同项目的情况不同,就我而言,虽然入行6年,但月薪还不足五位数”。动画导演“月薪不过万”引发网友热议。

  “在北京等生活成本高的城市,月收入两三万元的年轻动画导演也有不少,但不能想着靠动画一夜暴富。动画从诞生到现在,就是一份收入普通的工作。不光是中国,在其他地方,动画都是幕后工作,没有听说做动画发财的,不要对它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。”王雷是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院长,多年从事动画教育,他寄语中国年轻动画人,“最重要的是保持对行业的热爱和初心,虽然现在可能不是那么完美,但动画是一个特别愉快的事业。我不太认同有同行叫苦,做动画其实很愉快、很有趣,每天都有新的挑战。不要忘记自己最初为什么选择动画。”(钟菡)


相关新闻
· 《拾光的秘密》:原生家庭问题引深思
· 集结中国影视梦之队,《在一起》首曝催泪片花
· 评分纷争不断:热门影视剧的“口碑”还可靠吗
· 又一档乐队真人秀来了!30组音乐人竞逐草莓音乐节
 

关于特区发展,习近平这些论述信息量很大!
· 习近平向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...
·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侧记:高远务实...
· 征求对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...
·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侧记:高远务实...
· 征求对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...
· 习近平总书记担任规划《建议》起草...
中共七台河市委、七台河市人民政府主办
中共七台河市委宣传部主管
七台河日报社承办
广告服务
黑ICP备07000545号
本网站为七台河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联系电话:0464-8685505 13946577371
地址:七台河市桃山区学府街  邮编:154600